新京報插圖/許英劍
  爭 鳴
  近些年,很多高校探索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學位服,不斷引發社會關註。今年,江蘇師範大學連續第三年舉行研究生漢服畢業典禮,因有教育部的官員應邀出席,所以格外引人註意,也激起了熱議。
  正方
  傳統中式學位服合情合理
  當下社會廣為熟悉的學位服包括學位帽、流蘇、學位袍和垂布四部分組成,1994年由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審定通過,並下發《關於推薦使用學位服的通知》,稱這種學位服“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世界慣例”,將之作為統一規範的學位服,向全國學位授予單位推薦使用,同時要求其他樣式的學位服一律廢止。
  可是,引發質疑和詬病的是,這種學位服中國元素很少,西方特色突出,基本上照抄自歐美學位服。
  我們在經歷了全民綠軍裝、“灰螞蟻”的時代後,隨著國力恢復,中華文化終於漸進復歸,這同時催生了國服復興,其中,“漢服運動”最為引人註目,傳統中式學位服則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。
  按理說,我們面對中國高校探索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學位服時,不再將其當成一個問題。遺憾的是,在今天的中國,這仍然是一個引發巨大爭議的文化問題。
  文化是國家精神的一個體現,衣冠具有最鮮明的文化象徵意義。《國語》雲:“服者,心之文也。”穿著何種服裝,就體現何種心境。因衣冠具有民族文化身份識別功能,可促進文化認同,所以唐代孔穎達有“中國有禮儀之大,故稱夏;有服章之美,謂之華”的說法。茲事體大,故而,古今中外的重大國際外交場合,各國俱高度重視如何著裝。
  探索中國傳統特色學位服和畢業典禮,江蘇師大等高校的做法值得肯定和稱贊。在穿越了百年曆史文化迷霧之後,我們應該認識到,斬斷本國傳統,於理不通,於情不合,於國不利,亟需徹底反省、撥亂反正。
  杜吹劍(儒學研究者)
  反方
  漢服“演出”是一種跟風
  筆者無緣躬逢其盛,相信參加儀式者,一時間恐怕會惶然不知今夕何夕,到底是置身於“大漢王朝”,還是處在現代大學校園。於是,一場原本普普通通的畢業典禮,竟然成了新聞事件。而且,據說江蘇師範大學這種著漢服的畢業典禮已經連續舉行三年了。
  這其中,被符號化的“漢服”,就使得大家自然地聯想到了中國文化、傳統文化、國學等內涵。
  但,不要以為有了所謂的元素、符號,就必然有文化。還說江蘇師範大學的漢服畢業典禮吧,服飾在這個新聞中成了唯一的看點,也只能成為一個唯一的看點。因為漢服的服飾,並不意味著就承載了中國文化、傳統文化。漢服,只是一種服飾,一種器物,一種工具,當傳統那氤氳於身心的溫柔敦厚、鬱郁乎文的氣象、修養,早已在泛濫的物欲中喪失殆盡的時候,僅靠所謂的漢服“出演”,是否就能喚醒久違的傳統之魂?筆者並不樂觀。
  稍微瞭解一點現代大學歷史的人都會知道,現代大學的根基在哪裡?陳寅恪在借為王國維撰寫碑文之際,提出的“獨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才是一個現代大學得以自立繁榮,學術得以創新,文化得以傳承,人性得以涵養的根本。大學的精神還未樹立,就匆匆忙忙又搞起了花樣,這其實也是一種跟風,而這種跟風,其實在一定程度上源於所謂創新的焦慮。一所大學,尤其是一所大學的主導者不去思考這些根本性的問題,只知去跟風,只知去考慮在技巧層面去吸引媒體的聚焦,恐怕不是學校之福,更非教育之本分。
  所以,從教育部門官員到大學的領導教授,別把精力花在如何經營漢服“演出”和儀式的恢弘精美上,而應該多踏踏實實地考慮如何在日常教學、科研中將傳統文化的精髓、中國文化的義理深深植入這所學校的魂魄。我們不能不說,目前的大學問題多多,弊病叢生。錢學森之問,其實是每個大學都要應對和解決的,而不是靠幾次古裝的“演出”就回應的。
  郭迅(大學教師)
  中立
  穿不穿漢服,也應有邊界
  設想如果今天中國所有的大學畢業典禮都採取穿漢服、行漢禮、奏漢樂的形式,確實會讓中國的高等教育多了一點“中國特色”,至少會讓人們對傳統增加一份印象,對國學增添一份瞭解。不過,從弘揚傳統文化的態度看,我認為弘揚傳統並不體現在某些形式(如禮儀)上,而在於兩件事:一、現在在高等教育體制中,究竟有多少真正的國學課,究竟有多少非國學專業的人才獲得了良好的國學訓練;二、現在從事國學的人,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激活了國學的智慧,讓年輕人從中受益?如果從事國學的人不在這些實事上做功夫,只註重一些形式,事實上並不利於國學在千百萬普通人心靈深處扎下根,不利於國學的真正復興。
  作為一個長期研究國學、自認為要在文化傳統中安身立命的人,我並不認為“中國特色”的選擇應該沒有邊界。為什麼這樣說?古代士子們穿漢服、行漢禮、奏漢樂的行為,與他們對禮樂文明的研習和信奉緊密聯繫在一起。只有當人們的外在行為與他們的思想精神一致時,才會產生相得益彰的效果。相反,如果人們學的是現代科學技術,而穿的是漢服,理論研究與實際行為並不相同,他們內心也可能會產生反感。今天中國的大學生真正研習古代經典的人太少,而大學專業中跟國學或傳統有關的就更少。
  我們研習古人可以發現,這些漢禮、漢服、漢樂,一旦缺乏內心的敬意,也就會流為形式,變得壓抑人性。如果是國學或傳統文化專業的學生在畢業典禮上穿漢服、行漢禮、奏漢樂,我會覺得再正常不過,禮儀與專業的一致會激發他們內心的某種熱情甚至神聖感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專業與國學無關,他對這些形式上的做法或許會產生反感,如此一來就和初衷南轅北轍了。從真正弘揚國學、發展儒學的角度看,這種行為也許事與願違。
  因此,今天中國高等教育的主要任務之一是要重建自己活的靈魂。如果教育改革只在形式上做文章,抓不住問題的要害,對於中國高等教育的進步就不是一件幸事。
  我認為,江蘇師大畢業典禮採取穿漢服、行漢禮、奏漢樂的做法,勇氣可嘉,精神可貴。這種做法如果僅限於個別學校無可厚非,但如果全面推廣,成為大家學習的榜樣,我看不出有什麼必要。
  方朝暉(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教授)  (原標題:“漢服畢業典禮”是場秀�
創作者介紹

印度傢俱

yb90ybfv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